今日IT 首页 资讯 315维权 查看内容

爆料东莞:东莞旅游民企面临生死大考!

2020-12-14 15: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81| 评论: 0|来自: 环球资讯网

在东莞,有一尊庄严肃穆的观音像被围困一年多不让信众朝拜,有一座生态良好的观音山国家森林被选择性执法、无情打压,有一个认真做事利益大众的企业家被多次追杀,有一个保护森林为东莞增光添彩的民企面临生死大考!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

利益输送、执法扭曲,请关注东莞民企面临的生死大考!

今天让我们一起拨开迷雾,看清“观音山事件”背后的真实原因,感受东莞民企的艰难生存现状。

上世纪90年代后期,樟木头观音山还是一座普通的山。1999年11月30日,东莞市樟木头镇石新社区(原石新村委会)东莞民营企业家黄淦波签订了《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联合开发合同书》,面积约10000亩,50年合同期。

本来将观音山承包出去是石新村甩包袱的行为,他们三番两次找到当地民营企业家黄淦波希望其接手观音山旅游这个烂尾项目。可是,签完承包合同没多久,石新村干部大换血,新上来这些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吃亏了,好像自己也可以把观音山这个项目做好(或者改做房地产开发什么的),萌生反悔之意,随即开始对黄淦波极不友好。

不仅如此,樟木头镇的某些领导也不认可这个承包项目,还有一些人在背后不时的说这是搞封建迷信活动,后来几年随着房地产开发大热,观音山这样生态优质的原始山林更是成了东莞市某些权势人物梦想开发房地产的绝佳地域,成了他们垂涎的聚宝盆,所以黄淦波的磨难也就一直没有停顿过。

1、被围困的观音像

游客反映:2020国庆中秋双节,很多到东莞观音山旅游的游客在网上留言“为什么观音山公园观音广场上那尊花岗岩石雕观音像会被“关”起来?而且整个广场都进不去了?

——“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本来2020年是个极其特殊的年份,全世界都遭受新冠疫情的毒害。而在东莞,这尊能让人民心灵得到一些慰藉的佛像居然被当地政府给关了起来,而且关起了有一年多的时间,谁是幕后指使?是谁竟敢剥夺人民信仰的权利?!

观音广场被围蔽,景区内常有大批信众在围墙外朝拜

事件回放:2019年的5月,按东莞政府发布的《关于樟木头观音寺露天佛像开展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观音山公园把山顶观音广场的斋菜馆、工艺品店等店铺全部关闭并撤离观音广场。2019年9月初东莞相关部门把1万多㎡的观音广场正式进行围蔽。

2020年3月17日,东莞市民族宗教局和樟木头镇委、镇政府及广东省统战部又发来新的整改内容,要求由樟木头镇石新社区居委会、观音山森林公园、黄淦波以及东莞市佛教协会共同签署了《捐赠协议书》,将观音造像无偿捐赠给东莞市佛教协会,观音山公园积极配合,按时完成捐赠协议,并且该协议书由广东省东莞市东部公证处公证。

2020年5月份,东莞市民宗局局长胡炳棋突然到访观音山,在不说明原因的情况下,单方面粗暴宣称捐赠协议不合法,属于违法协议。2020年6月份,东莞市民宗局让人发来新的“观音像解除合同协议书”,称原来签的观音像《捐赠协议书》可以不作废,签完新的协议后即可开放观音像。

——问题是,按照法律要求,观音山公园已经把观音像捐赠送给佛教协会和观音寺了,这个行为已完成公证,如果观音山公园接受新协议签字将观音像收回,那岂不是出尔反尔?那岂不是授人以柄,落入圈套?

观音像围蔽整改至今,已经过去1年多,东莞市民族宗教局迟迟没有发布开放观音像(观音广场)的通告。据了解,广东省被要求整改的4处宗教场所,其它三家皆已正常开放,而东莞观音山成了唯一例外。

而此事引发民宗局胡炳棋如此这般操作,如此“关照”观音山公园,如此迫不及待的想将观音像消灭的真正原因无非是他暗中长期包庇观音寺住持印弘团伙,双方有大量的利益输送长年贪腐大量观音寺功德款,然后又想借打压观音山公园的机会消灭观音像,或者让观音山易主,好让自己过逍遥法外的太平日子

网络关注:

20209月23日,观音山公园员工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给现任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留言,希望领导关注并尽快敦促东莞市相关部门开放观音广场,让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恢复正常经营。

 

2020126日,微博热搜榜上出现话题#东莞观音像维修一年多迟迟未开放,个中原因究竟为哪般?#,引起众多网友猜测:一个好好的生态文化旅游景区,为何东莞当地政府某些人就容不下呢?本来观音菩萨救苦救难,教人向善,可保国泰民安的,为何这尊观音像要被围挡一年多,不让游客朝拜?

 

景区损失:

观音广场曾经是观音山公园重要的旅游景观之一。游客在观音广场可以观光、拍照、散步、品茶,或者购物一些旅游纪念品,这些内容也是所有旅游景区的标配。

然而,自从2019年9月份观音寺观音像被围蔽后,我们观音山积极配合政府关于宗教整改所有工作,截至目前,时间已经过去了1年多,主管部门依然没有发布观音像开放的通告。”广东省被要求整改的几处宗教场所均已正常开放,只有观音山观音寺观音像是个例外,令人费解。”

“把观音像围起来,对我们景区的经营产生很大影响,2018年景区的投诉量只有2件,2019年增长11件,有9件是因为观音像围蔽引发的。”

2020年2月份疫情爆发,观音山闭园抗疫,几百名员工无法回家,公园照顾他们吃住,工资按时发放,同时森林资源要养护,企业经营面临巨大困难,经营发展面临巨大挑战。今年10月份国庆中秋双节,因为观音像围蔽,已经让众多游客不满,投诉量不断。从2019年围蔽观音广场截止202011月,观音山景区综合损失高达数千万元。

2、东莞自然资源局痛下杀手,毫不留情

2020年真是个多灾多难的年份,许多人感同身受,而对于观音山公园更是连遭重击。原本民营企业生存就面临诸多困难,而观音山所遭遇的打压真是普通人难以想象:前面被围蔽的观音广场仍然没有开放,20201027日,观音山公园又收到东莞市自然资源局的一份“大礼”——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

告知书最后,按照林林总总的罚款条目,东莞自然资源局一共开出了高达55万多元的巨额罚款,其中每一项内容都是顶格处罚。

而面对这样选择性的执法行为,观音山公园于20201030日正式回函据理力争,提出如下几方面异议:

第一、该告知书所述的建筑物均形成于2001年至2003年之间,而且,上述建筑物早已成为国家森林公园必须的配套服务设施,主要目的及功能是服务游客,符合历史遗留问题建筑的有关规定。其次,贵局在2019年也就观音山公园内建筑进行过排查行动,认为上述建筑物属于历史遗留问题,无作出任何违法事实的认定。

第二、就观音山公园内多幢超面积别墅问题和公园门楼至仙泉水库附近60余幢(间别墅、厂房、商铺等问题,多次向贵局及有关部门投诉,但贵局一直未作出相关处理。贵局的选择性执法行为已违反了我国行政法律法规的规定。

第三、石新村村民的违章建筑在公园内就多达近百处,且均形成于2014年及之后,2019年观音山公园以书面形式向贵局及有关部门反映,但贵局未予以正面回应,也未作出任何处理,现在贵局却仅针对观音山公园内的历史遗留问题作出认定和处理,是明显的选择性执法。

——面对观音山公园的质疑,东莞自然资源局“公事公办”的于1120日举行了一次听证会,其实也就是走个形式而已。

然后,于2020128日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也就是最后通牒!

 

真实的情况是:

2003年到2020年,在石新社区书记蔡树生等人的包庇纵容下,仙泉烧鸡店、湘商休闲农家乐、信鹏彩石厂、熏蒸养生会所4处经营性项目、多家临时商铺、别墅、住宅等超60处违法建筑在观音山公园内违法建成。

按照1999年黄淦波与石新村(今石新社区)签订的联合开发观音山森林公园合同。该合同第四条明确规定了承包方联合开发项目和所经营土地的面积范围:门楼以内包括飞云山、笔架山、仙宫岭、观音山等在内的山林和原始次森林以及景区门楼内停车场、苗圃等地均在公园开发范围内。

多年来,石新社区书记蔡树生等人,对观音山公园的边界线故意不予承认,同时也一直拒绝提供有关原石新村范围的“红线图”,蔡树生等人根本不遵守并违反双方协议约定及《土地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反而还变本加厉,频频做出侵害承包经营方正当权益的事:他将公园管理的土地私下违规转让,一家占地约4000平方米的“信鹏彩石场”就在公园核心区域内违法开办,并长期霸占公园停车场、私占苗圃等土地拒不归还,严重影响了公园的生态环境和旅游环境,同时他于2009年带头在公园内的森林里毁林6亩,建起了两幢大别墅。公园管理方多次把园内违章违法的建筑情况向当地主管部门反应,但无人制止和追责。

——这种选择性的执法,对有利益往来者的违法行为可以视而不见,对合法经营不愿利益输送者就打击报复,鸡蛋里挑骨头,拿放大镜找错误的执法行为,岂能有利于地方经济的发展?如果把这份功夫用到为人民服务方面,那会做出多少功绩?反之,把这份功夫用到伸手捞钱上,必然也会赚得盆满钵满

——这种选择性的执法,对东莞的营商环境无疑是巨大的伤害,难怪这几年,东莞外来人口急速逃离,企业大批倒闭或搬迁,人为的因素使东莞经济雪上加霜,前途堪忧。

3、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困难现状

如果细说黄淦波从接手观音山项目至今所经受的困难,估计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有许多困难至今依然不能合理解决,对国家森林公园发展造成极大压力。

之一:国家森林公园80%区域需要自己发电

2003年起,南方电网等单位未经公园和林业主管部门同意,毁林架设六组高压电线,共建设了十多个电线塔穿越公园核心保护区,公园的生态和景观受到了严重的破坏,而观音山公园内从门楼到慈云阁地段能通电以外,其他区域包括山顶观音广场,超80%的公园地段都没有电力供应。目前,都是公园自筹资金购买发电设备,自主发电,成本巨大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供电营业区内的供电营业机构,对本营业区内的用户有按照国家规定供电的义务;不得违反国家规定对其营业区内申请用电的单位和个人拒绝供电。

此外,樟木头镇的石新社区还从中作梗,在公园申报建设变压器等项目上拒绝应尽的义务配合,不给公园在相关申请表格上盖章从而导致公园供电事宜迟迟无法解决。由于没有足够电力支持,严重影响了公园的正常运营。

之二:石新社区违反合同私将公园范围的近万亩林权证办在社区名下,严重制约公园正常发展

2005年市林业局和石新社区不顾于1999年《联合开发合同》,在未知会公园、未经公园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将公园范围内的近万亩林权证办在社区的名下。此举造成了公园所有建设无法完善手续,直接导致2007年由省林业厅批准的《总规》无法顺利实施,也导致观音山公园内的违法事件屡禁不止,严重制约着观音山的正常发展。

根据2019年新修订的《森林法》第十七条规定:集体所有和国家所有依法由农民集体使用的林地(以下简称集体林地)实行承包经营的,承包方享有林地承包经营权和承包林地上的林木所有权。公园就此林权证及报建手续问题已多次向东莞市林业局等部门反映,但均未得到应有重视,林权证至今未办在公园名下。

之三:政府官员与观音寺黑恶势力勾结贪污大量钱财

坐落于山顶观音广场的观音寺,于2001年启动重建至今吸引了众多佛教信众前来礼佛、祈福。然而,观音山观音寺这种游客信众人流量大,香火旺盛的场景也吸引了不法分子的觊觎。

经寺院僧人和群众反映,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胡炳棋和原科长梁国荣长期纵容东莞市观音山观音寺(以下简称观音寺)释印弘、释广一、释妙德、释宏灯、张儒平等人利用亲戚、老乡关系在观音寺内形成宗派势力,非出家人(张儒平)掌控寺院人事、财务大权谋取私利,长期霸占观音寺,暴力管理观音寺僧众,成为黑恶势力,并长期侵吞、转移和私分观音寺巨额功德款等资产,已长达十几年之久,贪污腐败情节之严重,令人咂舌。观音山公园长期多次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不仅得不到处理,反而遭受多方的打击威胁。2009年4月,胡炳棋在樟木头镇政府办公大楼指着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负责人说:“你再说观音寺有恶势力的事就把你抓去坐牢。”

之四:南方电网东莞重点项目未批先建,造成隐患

南方电网东莞重点项目,属未批先建的违法工程。其纵横交错,密布森林的六组高压线,给观音山景区横添了一道丑陋的“五线谱”。同时,也给森林资源和观光游客带来了巨大的安全隐患。

之五:西气东输管道工程擅自违法改线

西气东输管道工程擅自违法改线,给观音山景区留下了一条难以愈合的“疤痕”,同时也给生态环境带来了毁灭性的破坏。

之六:从莞高速公路清溪支线爆破开挖隧道,严重破坏绿水青山

从莞高速公路清溪支线,,以爆破的方式开挖隧道穿越观音山,将对景区整体的生态系统和自然景观造成严重损害。

之七:石新村不守信用,欲撕毁合同。最高法一锤定音,支持正义

1999年,东莞市樟木头镇石新村村委会多次主动邀请并恳求黄淦波联合开发观音山,后经友好协商,共同签订了《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联合开发合同书》,双方约定:石新村将观音山承包给黄淦波经营,期限为50年,后者每年按期足额交纳承包费即可。就在黄淦波斥巨资投入观音山森林公园的开发建设,并取得了显著成绩和荣获“国家森林公园”的称号后,人为干扰和不法侵害便接踵而至。

2006年和2009年,樟木头镇政府在东莞市原市委书记刘志庚和政法委书记张继雄等人的授意下,以“统一规划,统一建设”为由,欲强行收回观音山公园经营权,当遭到拒绝后,又组织东莞市和樟木头镇众多的职能部门,利用手中的权利对观音山公园进行长期的、大规模的、多层次的非法“围剿”和“打压”,欲置观音山公园于死地而后快。

2010年石新村又向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起诉公园方,“请求双方之前签订的《合同》无效,并归还观音山经营权。”一场围绕“变更观音山经营权”和“捍卫观音山经营权”的维权斗争就此拉开了序幕。据了解,石新区此次官司所需费用,均由镇政府和市财政支付,市司法局等部门具体执行。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斗争,这是一场艰苦卓绝的博弈,历经三年多的维权和诉讼,终于以最高人民法院判决黄淦波胜诉落下了帷幕。但是,此案已消耗了观音山公园投资人的极大精力和巨大资金,严重的挫伤了投资者的积极性,也直接影响了观音山的发展进程。同时,也真实的反映了公园目前所处的投资环境。

之八:东莞关部门故意封杀公园的宣传推广

2019年初,由东莞市委统战部和宣传部联合向全省的媒体打招呼,禁止所有媒体报道观音山公园和参与公园所有公益性的活动,同时粗暴阻止了国家部委办拟在公园举办的两个大型活动,造成了严重的恶劣影响。其禁令至今未解除,我们不禁要问,东莞市相关部门这样做合法吗?这样蛮横对待自己城市里的合法经营企业,将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

之九:观音山从未获得过森林抚育及保护等方面政策性补贴

观音山公园发展了21年,先后累计投资超10亿元,使公园内的森林资源得到了有效保护,公园投资超亿元用于植树造林、护林防火、防病除虫、林相改造、古树名木建档保护等工作;公园还投资近千万元购置各种监控设备、灭火机具及森林防火巡逻车等设备;指派专人对重点路段、重点区域和重点人群实行全天候的监控。21年来观音山公园尽管投入了巨大的人力、财力用于森林资源和生态环境的保护,但市镇两级政府对此并未给予相应的财政补贴及扶持。连市政府“农村集体非经济林每年每亩可获得100元的生态补贴”林业惠民政策也从未得到落实。

值得一提的是,观音山是国家级森林公园,从政策规定上看,国家对国家级的森林公园是有林业补贴的。林业补贴主要用于森林资源管护支出、天然林保护管理补助、森林生态效益补偿补助、林木良种培育补助、造林补助、湿地补助、退耕还林补贴、林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补等方面。现实情况却是,观音山虽然是首家民营国家级森林公园,但却毫无相关的政策扶持。今年疫情,大量的国家级森林公园都获得的财政支持,有力地帮助它们度过难关。观音山的相关林业补贴申请,并没有得到回应。

——在疫情困难期间,申请林业补贴,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却招来横祸,东莞自然资源局的行政处罚举动,成了落井下石、置民企于死地的最有力佐证。

5、东莞政府,这个城市还容得下民营企业吗?

从签署观音山承包经营协议,21年来,昔日的原生态林地已建设成集森林氧吧、文化体验、姻缘许愿于一体的国家AAAA级旅游风景区,被誉为“南天灵秀胜境,森林康养福地”,同时也是全国首家民营的国家森林公园,是东莞目前唯一的国家森林公园。东莞观音山曾先后荣获“国际生态安全旅游示范基地”“中国十佳休闲旅游景区”“中国十大爱情主题景区”“广东省最具社会责任企业”“杰出生态保护示范区”等荣誉称号。其独特的自然景观和深厚的人文内涵,已经成为粤港澳大湾区人们崇尚绿色生态,追求精神生活最佳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作为一个民营企业,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为了保护生态环境不被破坏,森林资源不被侵占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和代价,承受了极大的折磨和摧残,遭受近21年人为的不公平对待。

东莞城市特写,网友实拍视频:

镜头1:7月21日东莞高埗镇低涌裕元鞋厂(曾经是知名的万人大厂)搬走后,附近出租的单间房子带空调每月100-300元都无人问津。低涌以前最热闹步行街,现在多半店铺关着门。

镜头2:8月24日东莞厚街赤岭生意最好的商城(濠丰购物中心)结业清货,貌似要倒闭了,周边商铺都关门,曾经的热闹已不在了。

镜头3:9月23日东莞市中心人民公园旁边,地下沃尔玛超市,竟然也关门了。

镜头4:9月29日东莞长安志恒工业园,整个工业园没有工厂的影子,工厂已经不复存在,居然变成驾校全部成了练车场。

镜头5:11月2日,在东莞南城寻找办公室,东莞南城天安数码城,这是市政府重点打造的科技产业园区,也是东莞规模最大的孵化器。一个建筑面积200多平米的大办公室,每个月租金7500元,还是蛮划算的。——商业地产和民营租房一样,租客少了,租金自然下降。

镜头6:11月5日东莞凤岗汽车站很凄凉,店铺80%关门,车站人很少乘客很少,往日繁华已不在。曾经凤岗汽车站是深莞两地人流亮很大的汽车站。

镜头7:11月14日东莞中堂镇火车站,车站冷冷清清看不到几个人,旁边一家工厂,冠宇木业,人去楼空,也不知是搬迁了,还是倒闭了。

镜头8:11月16日东莞清溪镇挨着清溪车站旁边,又一家工厂倒闭,这个厂满员是一万多员工,工厂倒闭这些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镜头9:123号,东莞长安宵第四工业园,曾经几万平米,上万人的兴鹏鞋厂也倒闭了人去楼空,工业园里杂草丛生,宿舍楼冷冷清清,招工牌上落满了灰尘。

前几年东莞都还一铺难求,想租间门店都如登天般难。如今大批的企业搬走了,实体店搬走了,工人们也跟着走了,东莞到处冷冷清清,人去楼空(厂空)是城市经济衰败的开始,为何会出现这种现象?东莞为官当政者难道不该深刻反省一下吗?!

经济大环境对城市经济发展有影响,但绝不是最直接原因,如果不彻底改善东莞的法治环境和营商条件,恐怕东莞经济倒退的势头会越来越猛,搬走的民营企业会越来越多,一旦营商环境差,打压民企、潜规则民企的名声到处传播,恐怕东莞经济就再也难有可持续发展的机会。

我们很期待中央能关注东莞政府的执政能力,关注东莞的营商环境,关注东莞民企的生存状态,用雷霆万钧的气势在东莞掀起一场刮骨疗机的行动,让那些贪官污吏,那些消极懒政、选择性执法的官员们提前下岗,为东莞经济再度辉煌创造条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