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IT 首页 游戏动漫 游戏业界 查看内容

盛趣游戏自行炮制恶意举报 娱美德遭诋毁将依法维权

2020-12-22 16: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7| 评论: 0|来自: VR日报

   在维权频频取得突破的同时,株式会社传奇IP(下称“传奇IP”)注意到盛趣游戏及其最新合作方浙江旭玩竟然为了混淆视听,在近日大肆散布恶意新闻诋毁传奇IP及其母公司娱美德声誉。但是事实不容歪曲,真相不会被掩盖,盛趣游戏的恶意攻击除了掩饰其内心的虚弱恐慌之外,只会让更多人看到其侵权在先诋毁在后的真面目。

  在盛趣游戏的抹黑言论中,娱美德和传奇IP简直是官司缠身、举步维艰。然而事实却是娱美德和传奇IP从未涉嫌过任何合同诈骗或其他刑事犯罪行为。

  盛趣游戏和浙江旭玩散布的所谓“第三方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向公安机关举报,江西及浙江两地警方经依法审查已正式刑事立案调查”的情况根本不实,实际上并没有“第三方”,所谓的“刑事立案”都是盛趣游戏及其合作方自行炮制的恶意举报。

  我们先来看看所谓的“江西警方刑事立案”的说法,这个实际是盛趣游戏合作方椰子互娱,在2019年用一份已经因为其严重违约而被传奇IP通知终止的授权协议,虚设管辖在江西宜春当地公安机关进行的所谓“刑事举报”。迄今为止该“刑事立案”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据悉,江西宜春当地公安机关没有任何结论、在立案后也未传讯过娱美德和传奇IP,,且该案在2020年上半年就已经撤案,结论是经查证不存在犯罪事实而且根据法律程序,该等刑事案件依法应当撤案。

  “浙江警方刑事立案”的真相又是什么呢?其实是盛趣游戏最新合作方浙江旭玩股东恺英网络的原子公司浙江九翎,于2020年4月在其住所地浙江嵊州当地公安机关进行的所谓“刑事举报”。企图以该举报来逃避国际仲裁裁决责令其承担的违约赔偿责任。但是显然该等举报在法律上不会得到支持,法院也不会因为浙江九翎刑事举报就支持其提出的不予承认国际仲裁裁决的主张。迄今为止,该“刑事立案”也已经过去8个多月时间,浙江嵊州当地公安机关也没有任何结论、也未传讯过娱美德和传奇IP,根据法律程序,该等刑事案件依法也应当撤案。

  盛趣游戏一再宣扬的“最近盛趣游戏旗下韩国亚拓士公司连续取得的两个禁止娱美德方一切授权的生效禁令”更是明显在误导公众,指向的是2019年11月江西宜春市中级和2020年10月江西上饶市中级根据亚拓士单方申请错误作出的诉前行为保全裁定。首先,该等裁定仅是诉前“临时措施”,两地法院裁定也没有包含盛趣游戏所宣传的“禁止娱美德方一切授权”内容,更为关键的是,两地法院对所涉争议没有管辖权,江西省高级已经作出生效裁定要求移送管辖。

  如此不遗余力的散布不实消息,盛趣游戏想掩盖的不过是最简单的事实。那就是盛趣游戏及其子公司蓝沙、数龙、盛趣信息本身对《传奇》游戏不拥有任何权利,其给予浙江旭玩的所谓《独占性授权声明》无法律依据、系无效授权。

  因为2001年,《传奇》的著作权人与盛大(盛趣游戏前身)签订的《软件许可协议》(简称“SLA”)是仅限于PC客户端游戏运营的授权,不包含任何其他游戏形式的授权。所以盛大从一开始就未曾拥有过制作或授权他人制作手机游戏、网页游戏、H5游戏、PC客户端衍生作品等其他游戏的权利。从2003年开始,盛大的一系列改编与授权其实均是在侵犯娱美德的合法权益。

  而且,2020年6月24日,新加坡国际商会仲裁庭做出了第22820/PTA/HTG号裁决,明确确认了SLA的终止时间是2017年9月28日,其后不再具有法律效力。也就是说,亚拓士擅自单方面与盛趣游戏签订的为期8年的SLA的《续展协议》在法律上是无效的,盛趣游戏对《传奇》游戏早已不拥有任何权利。但是盛趣游戏对外仍然声称自己是《传奇》游戏在中国地区的独占权权利人,实乃无稽之谈。

  盛趣游戏还攻击娱美德没有《传奇》IP的授权权利,更是可笑之极,根据国际商会国际仲裁庭裁决以及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在先多份判决,传奇IP(2017年5月23日之前为娱美德)依法有权在中国大陆地区行使《传奇》游戏著作权。

  其实只要稍微关注一下近期的新闻,我们就不难发现为何盛趣游戏会这么费尽心机的让谣言满天飞,因为其子公司亚拓士的银行账户和《传奇》著作权均遭到了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的扣押。在形势对自己不利的情况下,抹黑对手转移视线,盛趣游戏尤为擅长,而其子公司亚拓士一边对外声称扣押不会对自己带来任何麻烦,另一边却着急忙慌忙的地提起撤销,更是自相矛盾。

  针对盛趣游戏及其合作方突破法律底线的恶意举报、诉讼和诋毁等行径,娱美德和传奇IP相信中国司法机关将会依法秉公审查驳回盛趣游戏及其关联方所有不实主张。作为《传奇》的共同著作权人,娱美德和传奇IP有责任和义务去捍卫《传奇》的版权,更有信心去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