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IT 首页 资讯 315维权 查看内容

东莞“观音山事件”幕后黑恶势力大揭秘!(二)

2021-2-23 10: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75| 评论: 0|来自: 旅新网

 说起东莞民企和东莞旅游,都绕不开位于东莞市樟木头镇的“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因其在东莞极具代表性。这个国内第一家民营国家级旅游风景区,从民营企业家黄淦波接手承租经营至今,时间已过去了21年。这21年是观音山人砥砺前行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的21年,也是黄淦波这个新时代护林人保护森林弘扬正气的21年,更是令他备受折磨、刻骨铭心的21年。

  观音山公园景区位于经济发达又毗邻香港的东莞市,这里的生态森林在曾经的“世界工厂”里显得弥足珍贵。从1999年黄淦波承包经营后不久,当地一些人就开始反悔想毁约收回经营权,收回就意味着山林可能被用于房地产开发,成为少数人享有,成为利益集团瓜分财富的场地。所以民营企业家黄淦波挺身而出,为了保护森林弘扬文化正气和贪污腐败及黑恶势力进行了殊死搏斗。

  观音山景区从承包经营至今经历了诸如恶意参股、索要礼金、暗中设局、制造事故、恶意收购、违法施工、打洞穿越、疯狂砍伐、违章乱建、选择执法、贪污功德款甚至暗杀绑架等等阻碍景区发展以及要将黄淦波彻底了断的一系列恶性违法事件,这些事件可定义为东莞“观音山事件”。

  这些事件的目的就是要搞垮观音山公园,但手段却繁多——有明目张胆设局暗害,有利用公权力打压,有权力在后黑恶势力冲在前面出手等等,这一切说耸人听闻一点都不过分。今天,就让我们一起看看“观音山事件”幕后到底有哪些贪污腐败及黑恶势力,他们都对观音山公园用过哪些手段,以及造成过哪些伤害?

  ——看透东莞“观音山事件”对感受东莞民企的处境,对了解东莞营商环境之恶劣,对东莞城市未来发展走向,皆会有全新的认识。

  一、“观音山事件”之诱因

  改革开放以来,东莞的32个镇街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产业结构和发展特色,各自实力雄厚。在各个镇街经营的企业都成了当地的“香饽饽”,企业想稳定发展业必须交“投名状”或者被潜规则,不然就会被收拾,直至投降或卷铺盖滚蛋。据当地人传,每逢年节,各部门分管一摊的领导家里的门铃都会被上门送礼者摁坏,过完节就要更换门铃。

  仔细分析观音山公园这些年来所遭遇的种种磨难和赤裸裸的打击报复,无非两个诱因:一个是利益冲突,一个是文化冲突。

  1、利益冲突

  有道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斗。这个利益冲突在东莞的表现是,权贵集团想将观音山公园收回开发房地产(或受他们驱使为他们作用),将国家森林公园变成少数人攫取巨大黑色利益的工具,变成少数人享用的山林别墅,黄淦波对此坚决抵制。

  为什么权贵集团一直想收回观音山而去开发房地产呢?怪就怪观音山有得天独厚的森林资源和自然秀美的生态环境,让我们对比一下香港太平山看看。

  香港太平山,被香港人简称为山顶。太平山原名“硬头山”,古称为香炉峰,海拔高度为554米,是香港岛的最高峰。站在山顶瞭望台上可以俯瞰美丽的香港。而从山下上山过程中,更可以看到太平山上隐约着的一些亿万豪宅,可以想象一下豪宅里富豪们的幸福生活。

  观音山属丘陵山地,地质较古老,森林覆盖率92%以上,是东莞地区最茂密的原始次生林。观音山森林公园园内最高点为耀佛岭,海拔566米,观音广场海拔488米。这里全年气温最低5摄氏度左右,无明显冬季,负氧离子极高,是天然氧吧更是休闲养生的极佳场所。

  东莞观音山公园和香港太平山直线距离约110公里左右。观音山公园所在的镇樟木头镇被称为“小香港”可以追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最高峰时期大概有十五万香港人在樟木头镇置业生活。究其原因其一是当时香港的房价约为樟木头镇房价的十倍,大批香港人到樟木头买房生活;其二是改革开放后许多香港人到东莞投资建厂,其中部分港商就近在樟木头买房居住,方便企业经营管理。

  2002年7月中至8月底樟木头镇举办“香港人旅游节”活动期间,更是创下销售楼房、别墅、铺位1032套,销售总额3.2亿港元,带动社会消费7.5亿元的佳绩。樟木头镇“小香港”的美誉更是驰名中外。

  ——看到这里,相信诸位终于明白了观音山森林公园在利益集团心中的地位了吧?他们每次过香港看到太平山,回来在到樟木头观音山上向外远望,能不心潮澎湃吗?这一大片森林如果开发房地产,保守算也可创造近千亿的产值,而这一大片森林却被黄淦波保护着,他们垂涎已久却不能染指,这就很让他们恼羞成怒了。这是观音山公园遭受痛苦的重要原因之一。

  2、文化冲突

  历史上的东莞人文荟萃,改革开放前期的东莞拼搏进取,经济发展迅猛。后期受港台及西方拜金思想的影响,东莞一度从上到下弥漫着一切向钱看的风潮,从政府官员到工农士商许多人抛弃了曾经的优秀文化传统,开始“笑贫不笑娼”,从2000年前后黄色经济渐盛,后黄毒泛滥,成为闻名全国的“性都”。虽然东莞政府明面上也曾扫黄,但在刘志庚、张继雄等贪官的暗中庇护下,数次死灰复燃蓬勃发展,直至2016年刘志庚倒台,东莞的黄色经济才慢慢谢幕。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君子无罪,怀璧其罪”。对于热爱东莞的本地人黄淦波来讲,他和这个城市血脉相连,多年的读书使他养成热爱中华传统文化又嫉恶如仇的性格。

  从1999年年底接手观音山公园,经过若干年大投入且艰苦的基础建设,观音山硬件初具规模。到2002年初经全员协商确定了观音山公园的发展基调:第一,观音山绝对不能有黄赌毒,绝对不在任何发展节点上和任何人有利益输送。第二,用50年时间把观音山建设成为中国第五大佛教名山,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为核心目标。

  虽说做事情有了目标就能看得更远,走得更稳。但是,当这个目标和其他人尤其是部分当权者的目标有冲突的时候,你越是坚守目标洁身自好,则会受到越加深重的伤害和围攻。在一个帮派势力深厚、贪腐恶习横行、钱权交易流行的城市,观音山公园或说黄淦波想独善其身,并勇于揭露各种违法违纪和社会黑恶行为,坚持21年没有屈服,这要有多大的勇气和抗争精神?这也是观音山公园遭受折磨和打击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二、“观音山事件”幕后黑恶势力大揭秘!

  在大揭秘(一)我们讲述了黄淦波和观音山公园遭遇官场潜规则,以及遭受东莞市林业局、供电局和自然资源局等行政部门知法违法打击报复等行为。

  在大揭秘(二)部分我们将继续讲述东莞民宗局胡炳棋和一个假和尚勾连贪污巨额功德款,以及落马贪官刘志庚,安全退休的信访局干部谢国文对观音山公园造成的伤害。

  1、东莞市民宗局胡炳棋:贪污功德款并威胁报复检举人

  近些年来,由于一些僧人不守戒律,沾染俗尘造成不良社会反响。甚至也有寺庙被承包赚钱的事情发生,从而让不少人产生了宗教信仰危机。

  社会上之所以有人对宗教信仰产生怀疑,的确是因为有一些和尚嘴里念着佛经,心里想着功德箱里的钱财,或者以各种方式鼓励信众捐钱,供自己挥霍享用。甚至有宗教管理部门的干部与这些和尚沆瀣一气,充当他们的保护伞,一起打着宗教信仰的旗号贪污信众的功德钱。

  在东莞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就有这样一个假和尚,以及他幕后的保护伞民宗局干部胡炳棋。

  胡炳棋,2003年起为东莞市民宗局宗教科长,现为东莞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2020年6月11日,增补为十三届市政协常务委员。

  还在黄淦波接手观音山公园的同年,东莞市民宗局是个副处级的局,当时的局长是张镇涛,胡炳棋是民宗局的一个科长。张局长心地善良,为人正派,也好学,佛教和宗教知识比较丰富。最初,他也对黄淦波接手观音山项目表示不理解。当时的东莞遍地是机会,以黄淦波的人脉和头脑随便找一个生意做都可赚钱。后来,黄淦波跟他表明自己接手观音山项目的目的:想做一个长久的道场而不是当生意做,是为了保护森林能够永久为大众所有。再后来,张局长就大力支持观音山公园,为观音寺重建、观音像开光跟东莞市及广东省有关部门积极沟通。

  然而,2002年上半年突然噩耗传来,张镇涛局长去外地出差因车祸意外身亡,此事着实令人唏嘘不已。另外奇怪的是,后来听张局长夫人对外人讲,她丈夫在湖南出差车祸后全身竟然没有任何伤痕。这也许是菩萨保佑,也许另外有隐情就不知道了。

  张镇涛局长去世后换了一个新的局长,同时民宗局就成为了正处级的局。新换的这位局长也姓张,之前在谢岗当镇委书记,他主动要求到民宗局工作,因为岁数大了,想到一个相对清净的地方。因为这位张局长以前没有管理过宗教事务,又岁数偏大,所以将一些具体工作交给下属去办,胡炳棋就就积极表现趁机上位,开始逐步掌控了东莞市宗教系统的实权。

  在东莞这样经济发达的地方,眼睁睁的看着其他局办的官员一个个捞得盆满钵满,胡炳棋这样善于钻营的人岂能闲着?还在胡炳棋做民宗局科长前后,他就经常查看市内各处宗教场所,慢慢琢磨出捞钱的门道,后私下培植自己的势力,慢慢控制东莞的各个寺庙,开始贪污寺庙的功德款。在他的的庇护下,以释印弘为首的宗教黑恶势力,长期霸占观音寺,把持观音寺的财务、人事等权利,侵吞、私分、转移功德款,欺压诈骗佛教信众十几年之久。

  观音山公园和观音寺的关系。简短节说,第一:观音山公园和观音寺没有任何隶属关系。第二:观音寺是观音山公园投入巨资和巨大精力建设和维护的,但是观音寺的功德款观音山公园或者黄淦波从未拿过一毛钱。不仅如此,观音山公园还另外投入资金和精力赞助观音寺举办过各种大大小小的活动。

  观音寺的管理机构是东莞市民宗局,观音山公园的管理机构是公园管委会。信众捐赠修建观音寺功德款只有两类人有机会染指,一类就是不恪守佛教教规的僧人,一类就是管理这些寺庙的民宗局的个别领导,比如胡炳棋。

  观音像在2001年开完光以后,黄淦波就写了一个捐赠书给东莞市民宗局,大概内容是说观音像建好了,开完光了,观音寺也得到批复可以重建。观音山公园主动把这些财产捐给东莞市佛教协会,特此为证,签了名盖了章送到东莞市民宗局——可惜此文件已找不到。2009年,胡炳棋又勒令黄淦波签署一份类似的捐赠协议,此协议有文本仍在,可查。

  按照国家宗教政策,每个寺院都要正式成立“寺院管理委员会”管理寺院事务,包括定期公布寺院功德款及支出账目。但是,观音寺却在胡炳棋的默许下,一直没有成立“寺院管理委员会”,也从未公布过财务账目。

  2010年后,观音山公园游客逐年增加,尤其从2014年到2019年观音山游客连续几年保持在百万人左右,观音寺香火钱及捐赠款数目颇为巨大。

  观音寺搞建设、搞活动是观音山公园出钱,但观音寺的所有收入却不归观音山公园支配,甚至这么多年来观音寺从来没有公示信众捐款和功德款去向何处。

  观音山公园被一个假和尚蒙骗过,让他做了观音寺的住持,他就是盗用真和尚印弘之名冒充的假和尚,这个假和尚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释印弘。

  这个假和尚有两三张身份证,分别叫何青台和王某某是湖南和湖北的一共有两张,叫韦吾弘是广西的,这三张身份证都是他的照片,只是身份证上名字不同、籍贯不同、年龄不同。

  这个假和尚从上世纪8、90年代开始,从家乡跑到深圳靠卖假药、给别人看风水混迹江湖。他经常在深圳石岩湖度假村弘源寺一带活动。鸡贼的他发现庙里的功德箱来钱快,就找了一个叫松慧的小和尚,认小和尚为师傅,然后就成了一名和尚。三个月不到,他就逼着小和尚改口叫自己为师傅,一切要听他号令。其间伙同其他几个社会人员打跑了住持,然后寻机霸占弘源寺,最后通过不法途径当上了该寺的住持。

  一个假和尚,钱财来的快,挥霍的更快。一个弘源寺的收入肯定满足不了他的胃口,后来又瞄中了观音山的观音寺(也许有人指点)。其实在2003年初,他就已经悄悄出手暗中布局了。本来观音寺原有出家僧人数名,假印弘盯上观音寺后,纠集党羽,如法炮制,暗中对原有僧人进行各种恐吓,并以暴力相威胁,迫使他们一个个离开了观音寺。

  原有僧人被迫离开后,假印弘才粉墨登场,2003年7月份,他找到观音山的相关负责人说:“我在八十年代初十几岁时就已出家,是铭山大和尚和本焕老和尚的弟子。近日连续一个月梦见观音菩萨,因此找到观音山,希望能在观音寺开坛弘法。”他还信誓旦旦:“可自带数百万资金投入观音寺重建工程,并在三年之内筹集巨额资金,将观音寺修建完善。”

  当时观音寺的僧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离去(其实都是假印弘暗地里所为),观音寺也需要一个主持一起建设观音寺并在这里弘法。假印弘这番自导自演,自吹自擂,终于得以蒙蔽了善良的观音山人,于是他就成为了观音寺住持,从此开始一步步独霸观音寺。

  更为恶劣的是,在2004年上半年,他居然公然篡改历史事实,对外人宣称自己在2001年之前,他就来到了观音寺,而且2001年观音像建成开光典礼即由其主理。他还私下仿印了一万本开光纪念画册,暗中将永惺长老等人的照片换成了自己的照片。如此瞒天过海的欺骗世人,岂是正常佛教徒所为?

  当然他急于当上主持并不是为了弘法,而是为了“捞钱”,这才是假印弘迫不及待想做的事情。

  假印弘是有工资的。他作为观音寺住持,一个月在观音寺拿2000多元工资。但是他不满足,还“拿空饷”。他在观音寺挂了个“民新”的名字作为代理方丈(实际并不存在),一个月拿3000多元工资,这笔钱不出意外地都归入到假印弘一个人腰包。

  这些钱对假印弘来说都是“洒洒水”,压根儿不够他各种挥霍,比如吃喝嫖赌、包养情妇、攀缘结交等。假印弘混江湖也有他自己的本事,他反应极快,江湖伎俩极其娴熟,比如说他跟一个人见面打眼一看就知道你高兴还是不高兴,他很会投人所好,见风使舵。

  为了重建观音寺,从2001年举行奠基仪式之后,观音寺就开始接受八方信众的支持,前两年就有近千万元的捐款,观音山公园还将这些捐款人的名字刻在大悲殿南侧的石碑上。谁也没想到,假印弘把主意打到这上面——他每月从观音寺总收入中抽取80%以上据为己有,还造成了观音寺的许多大功德主所捐大笔款项不知去向。

  这对在建设中亟须资金的观音寺来说,无疑雪上加霜。

  更疯狂的是,假印弘还伙同他人,利用工程承包项目之际,左进右出,吃下了观音寺的工程款。

  假印弘来时,观音寺要修建财神殿。见此良机,印弘声称深圳某家俬厂老板陈某曾承建过上百万平方米的建筑工程,非常有实力,执意指定此人承建财神殿和综合楼,并以每平方米近3500余元的高价承包给陈某(比市场价高出40%左右)。

  陈某拿到项目后,再暗中以每平方米500余元的极低价承包出去,一承一转之间每平方米纯赚近3000元。因转包价过低,致使工程多次出现质量问题,特别是综合楼一楼的一根柱子因地基下沉而断裂,且工程完工时间一拖再拖。

  陈某一无技术力量,二无施工队伍,从未做过建筑工程,假印弘与其串通一气,狼狈为奸,从财神殿等工程中谋取暴利。

  自从2003年假印弘到观音寺做了主持,又疯狂的贪污了大笔捐款,他开始有了为未来筹划的各种打算。首先,他就找了一个人当专职司机,这个人是他女朋友的弟弟张儒平。后来,张儒平就一天到晚载着假印弘出去攀缘、去喝酒、去潇洒。

  因为假印弘手里有了贪污重建观音寺的大笔功德款,又从观音山公园投资建设财神殿的工程款中捞了一大笔,很快就抖了起来。为了能长期霸占观音寺,那么结交东莞市各种人物是必须的功课,当然第一个不会错过的就是民宗局的关系,去民宗局拜会相关领导请客送礼你来我往肯定是常有的事。民宗局新来的老领导不愿经常出门会客,吃吃喝喝的应酬自然落到胡炳棋科长的身上。张儒平当然是当个好司机鞍前马后的陪着,毕竟假印弘站得稳,他也会有很大好处嘛。

  2004年下半年的时候,假印弘就开始跟观音山及观音寺的人吹嘘,说东莞市市长刘志庚是他的徒弟,让其他人都对他客气点,谁对他不客气就收拾谁!甚至还说,刘志庚在他的帮助下能步步高升能当上副总理或者总理。

  ——其实也就是他学的一些邪术,他也就是通过邪门外道让想高升的刘志庚迷信,一个敢吹牛,一个愿意幻想,两者很快就沆瀣一气了。

  攀上了刘志庚这层关系,假印弘不仅在樟木头开始狐假虎威,也成了东莞市民宗局的常客。他与民宗局的亲密往来这层关系,谁也不清楚是在攀上刘志庚之前,还是之后。

  到了2005年初,可能假印弘这个假和尚折腾的违法违规的事情太多了,就传到深圳弘法寺住持本老耳朵里去了。

  2005年3月的一天,百岁高僧本焕大和尚在印顺和尚及省、市宗教部门领导的陪同下视察观音寺(当时胡炳棋也在场,还不是民宗局局长),等到他们在观音广场拜完观音坐在那里喝茶,印弘假和尚冒出来,本老就很不客气的对假印弘说:“我从来没收过你这样的徒弟,你不要冒充是我的徒弟在外面招摇撞骗,你要立刻滚出观音山,过段时间我还要来观音山重整观音寺,我要来当这个主持”

  本焕大和尚的义正词严,让印弘假和尚惊慌失措,连忙躲进房内不敢出来,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完结。

  假印弘怀恨在心,他很快找了两名年轻强悍的打手,叫他们临时剃光头,穿上僧衣在观音寺游荡,准备待本焕大和尚再到观音寺时下毒手。后被观音山员工察觉出这两人来路不明,完全不像观音寺僧人,严词责令此二人离开,并将此情况报告给本老,才避免了可能发生的灾祸。

  这个时候,胡炳棋居然私下威胁观音山众人,他说你们不能听那个老头的,那老头年纪大了头脑不清醒,这个印弘就是真正的印弘,这个印弘就是好和尚、好住持,你们不能赶他走,赶他走我就对你们不客气。

  ——一个宗教局的干部公然包庇维护一个假和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内幕,恐怕不用想都能明白其中的猫腻。

  2007年,假印弘因长期贪污功德款被举报到东莞市民宗局和观音山管委会。东莞市民宗局无动于衷,没有采取任何调查等措施。观音山管委会在了解情况后上报给中央统战部,因为有本老及很多人作证,证明这个假印弘是假和尚,是冒充本老弟子的,所以统战部就命令要把假印弘开除出佛教协会,不能让他再当和尚。2008年6月,假印弘被免去观音寺住持。

  中央统战部正式发文到东莞市民宗局,但是文件到了东莞市民宗局后,胡炳棋就着急了,他不想让这些贪污功德款的事情暴露,所以他就做了很多手脚。第一,这份文件他就压着不让其他人尤其是观音山公园的人看到;第二,他通过自己的关系安排假印弘去了江门一个寺院,假印弘后来居然成了江门市佛教协会会长。

  假印弘虽然不待在观音寺,但他没有善罢甘休,为了达到长期霸占观音寺的目的,假印弘和胡炳棋又安排了他的一个哥们叫广一的人进入观音寺接替他住持的位置。释广一,原名叫果尚,江西人,他是一个真的出家和尚。假印弘让广一(果尚)进入观音山观音寺,接替他的位置。假印弘虽然被赶出了观音山观音寺,躲在江门,但是他还操纵着整个观音寺人员的任命。

  释广一做住持期间,假印弘指使他和张儒平等人偷偷的把大悲殿门外两边的匾额给换掉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匾额上面写的是捐款的人,捐了多少钱,一清二楚,就是功德主们的名字和款项。假印弘安排张儒平等人这样做的原因,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捐了多少钱,不想让人查到这个钱的去向,就是消灭他们贪污的一个证据。

  还有一件事。观音寺是在观音山顶,风寒比山底要重些,年纪大一点的僧人容易有风湿,就有好心的功德主,捐赠了一套价值3万的汗蒸房设备,可以沐浴和蒸寒气给寺院的和僧人用,属于观音山观音寺的财产。结果假印弘就指使张儒平把这一套设备强制性拆下来,开车送至江门假印弘的住处。说严重一点这就是盗窃啊,3万块,去公安局立案的话,会被判刑的。按照佛教说法,这是庙产,私自贪污要下地狱的!

  张儒平当司机期间,利用和假印弘的关系,把他的老婆罗成香和他的小姨子罗五妹和罗五妹的老公王俊安排进观音山观音寺。张儒平的老婆罗成香负责收清功德箱里的款项,张儒平的小姨子罗五妹和他妹夫王俊负责看管功德箱。从而印弘和张儒平就能达到控制观音山观音寺的目的。而罗成香利用收清功德箱款项的职务便利,盗取功德款。

  还有一件更惊悚的事情。2009年的时候,北京有两个在卡拉OK看场的黑帮分子,他们杀了两个人后潜逃到东莞联系上假印弘,然后假印弘就把他们安排到观音寺冒充和尚。因为观音寺进出什么人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不必向观音山公园汇报,而胡炳棋还打着自己是宗教权威的旗号,任何人问他这些事情他就一口说这里边有宗教政策,这样就把别人挡回去了。所以观音寺就是他在幕后,假印弘在前台,控制整个观音寺。

  假印弘掩护这两个杀人犯躲在观音寺一为了是帮他们躲风头,二也是壮大自己势力,必要的时候对观音山公园或其他威胁自己利益的人动手。

  2011年的一天,观音山公园接到派出所的口头通知,说你们观音山上的和尚有两个人是杀人逃犯,是B级通缉犯,现在已经被北京市公安局抓回去了。为了不影响你们观音山观音寺的声誉,所以抓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没有在山上抓,等他们晚上下来在外面潇洒的时候抓的。——此事真是恐怖!观音寺变成了杀人凶手的藏身之处,幸好他们还没来得及在观音山作恶。

  观音寺住持带头不受戒律贪污功德款,民宗局干部胡炳棋还成了他们的幕后老板。胡炳棋还跟后来樟木头镇书记李满堂关系非常好,李满堂也曾多次指示樟木头的所有党员干部要支持观音寺,要听从假印弘的指挥,搞的观音寺里愈发为所欲为乌烟瘴气。

  2016年12月,有僧人深夜归来时,经观音山公园安防员例行检查,发现车内烟气弥漫、酒气熏天,僧人面色通红,明显饮酒过量。

  2018年6月23日,观音寺内发生僧人聚众斗殴的恶性事件。五名僧人因平时个人恩怨,在寺院内大打出手、群体斗殴、性质极其恶劣。

  胡炳棋2018年的时候还是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的副局长,后来他买通了广东省民宗委的一个领导,2019年,就由这个领导推荐他当了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的局长。这个领导黄强也于2020年4月份已经落马双规了。

  胡炳棋等人对于以上观音寺发生的种种恶劣事迹,从来都十分清楚,他明知观音寺假印弘等团伙掌控观音寺的违法问题,不仅没有履行主管部门领导的相关职责,反而报复和威胁检举人,这背后难道没有隐情?

  2009年4月某天,胡炳棋在樟木头镇政府办公大楼指着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负责人黄淦波说:“你再说观音寺有黑恶势力的事就把你抓去坐牢。”——他这么随口就说要抓人去坐落,还不是仗着党和国家赋予他的权利吗?而且,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不止一次的恼羞成怒、破口大骂,而当现场有其他多人的时候他又矢口否认、拒不认账。


  胡炳棋当上局长以后,继续贪污功德款,贪不到或者将要暴露的时候他就要毁灭证据。2019年初宗教整改通知一来,胡炳棋仿佛拿到了尚方宝剑,拉开一副随时置观音山观音山公园于死地的架势。

  2019年4月份,观音山负责人黄淦波接到胡炳棋消息,让他4月26日和市委统战部及樟木头镇党委几位领导一同去佛山南海国家地质公园,广州番禺莲花山旅游区考察学习宗教整改。在学习完后的会议上,黄淦波当着众多省、市领导的面质问胡炳棋,观音寺释印弘、张儒平司机等人贪污功德款的事,反映多次,为什么不管?你敢公开自己的财产吗?胡炳棋当面否认,并威胁黄淦波不得乱讲。

  ——胡炳棋非常肯定就怕这个事情盖不住,盖不住他就要去坐牢,观音山公园从2015年开始每年一百多万游客,功德款的数额巨大,初略估计也有上亿元功德款。如果能借宗教整改之机铲平观音像、关掉观音寺,顺手把观音山公园灭掉,那么他的罪证就没了,就可以安心过他的太平日子了。

  ——另外据知情人透露东莞四十多个宗教场所,一半以上的宗教场所寺院的功德箱都被他通过各种手段指使人控制着,这些年累积下来贪污的数额非常惊人。

  2019年的5月,按东莞市有关部门头通知《关于樟木头观音寺露天佛像开展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没有正式发文。观音山公园把山顶观音广场的斋菜馆、工艺品店等店铺全部关闭并撤离观音广场。2019年9月初东莞相关部门把1万多㎡的观音广场正式进行围蔽。

  2020年3月17日,东莞市民族宗教局和樟木头镇委、镇政府及广东省统战部又发来新的整改内容,要求由樟木头镇石新社区居委会、观音山森林公园、黄淦波以及东莞市佛教协会共同签署了《捐赠协议书》,将观音造像无偿捐赠给东莞市佛教协会,观音山公园积极配合,按时完成捐赠协议,并且该协议书由广东省东莞市东部公证处公证。

  2020年5、6月份,胡炳棋两次来到观音山找观音山管委会开会,在不说明原因的情况下,单方面粗暴宣称捐赠协议不合法,属于违法协议,至于哪些条款违法,也不给任何明确解释。并且声称,如果签了协议,观音广场很快就能开放;如果不签,他会指挥人从观音山下重新开辟一条道路直达观音广场,以后让观音山公园连门票钱都收不到!

  2020年6月21号,由樟木头镇社会事务局蔡福良发给观音山管委会一个《解除合同协议书》,这个协议书就非常简单,只有一条,就是说捐赠协议不合法,然后“四方协商一致同意解除上述《捐赠协议书》,自签订本协议之日起,上述《捐赠协议书》一切权利义务终止。”。并且声称只要在这份解除合同协议书上签字后(原捐赠协议不作废)即可开放观音广场。

  ——问题是,观音山公园方面不可能同意这样草率(挖坑式)的协议。观音山已经将观音像捐赠出去,并做过公证,如果观音山公园接受新协议签字将观音像收回,那岂不是落入圈套?这个圈套就是:第一,你违反了公证法,公证法规定,签署的协议不能够更改;第二,你言而无信;第三、观音像按照国家政策必须在宗教团体手上,你现在又把它要回来了,这观音像等于在你的企业手上。

  一旦签下该协议,按照国家宗教政策,胡炳棋第二天就可以安排人把观音像拆除,为此就可掩盖自己包庇纵容释印弘黑恶宗教势力,涉嫌瓜分大笔功德款的犯罪事实。这番谋划真是阴损又高明。

  2、落马贪官“三禁书记”刘志庚

  刘志庚2004年2月到东莞担任市委副书,2006年4月任市委书记,2011年11月至2016年2月任广东省副省长。2016年2月4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刘志庚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刘志庚在东莞从政近8年时间里,给东莞人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被冠以“三禁书记”“东莞一哥”“性都正名者”等称号,那期间到东莞黄色经济泛滥,权钱交易、贪污腐败更加盛行,“世界工厂”逐年凋落,他给东莞经济造成了巨大的难以修复的伤害。

  刘志庚被查次日,富德保险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峻因涉刘志庚案被查,随后中信银行广东省东莞分行副行长曲震也牵涉刘志庚案被中纪委带走。

  (1)刘志庚被查前,其主政东莞时的多位下属已纷纷落马。

  据不完全统计,从刘志庚调离东莞后的2012年8月到2016年2月,至少有三位东莞市委副秘书长和两位副市长等官员被调查。

  2012年8月10日,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欧林高因涉嫌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贿赂数额巨大,被广东省纪委立案检查。

  2012年9月12日,东莞市环保局原局长袁绍东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袁绍东在2007年3月由东莞市政府副秘书长转任东莞市环保局局长。后袁绍东被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

  2014年2月14日,东莞市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局长严小康因在职期间没有正确履行职责致使东莞市涉黄违法行为屡禁不止,被广东省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免职。

  2014年5月8日,东莞市委原常委、常务副市长梁国英被查。梁国英既是刘志庚的故旧,更是他多年的搭档。

  2016年2月26日,广东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会议决定免去刘志庚的广东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职务。

  2016年4月18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纪委对广东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刘志庚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2016年4月25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发布消息,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广东省原副省长刘志庚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